B站赴美上市:九年光陰 從A站後花園走向納斯達克


B站赴美上市:九年光陰 從A站後花園走向納斯達克

文|新浪科技作者|譚宵寒

備註:本文來自於新浪科技(techsina),IT時報獲得授權後轉載。

2010年的元旦,acfun吧出現了一篇很多年後被大家挖墳的帖子——《MIKUFANS會幹掉AC娘嗎?》——Mikufans,正是昨晚赴美上市的主角bilibili(B站)的前身。

3月28日晚間,B站在美上市,整體募資規模4.83億美元,交易代碼爲“BILI”,但開盤遭到破發,開盤價爲9.8美元,較11.50美元的發行價下跌14.78%,截止收盤股價下跌2.26%報11.24美元。

按收盤價計算,B站市值爲31.3億美元。上市現場,除了公司的管理層,八位在B站年輕用戶中小有名氣的UP主一同敲響了開市鍾,而這或許是未來B站想要在資本市場講的故事。

Acfun老會員bishi

從Mikufans在2009年6月底製作開始,這家網站已經營了近9年。不過在此之前的2007年6月,模仿日本彈幕網站鼻祖niconico的acfun(以下簡稱A站)已經上線,並吸引了一衆用戶,包括B站的創始人bishi(徐逸)。

最初A站只是創立者xilin的個人站,沒有域名,用戶們都只是通過IP訪問,但IP地址經常變化,宕機、卡機也是家常便飯。09年中旬,A站內部爆發了一次內部矛盾,並逐漸被擴大化,當年7月,A站陷入一次最長時間的宕機,甚至延續到了8月。

B站赴美上市:九年光陰 從A站後花園走向納斯達克

▲圖注:Mikufans站長bishi發佈的管理員通知

到8月,一個叫Mikufans的網站曝出,而它的製作者就是A站元老“9Bishi”,在A站宕機的這段時間,Mikufans成爲了替代品。不過後來bishi說,他6月中旬就開始在做Mikufans了,“最初完全是即興而作,只花了三天,也有很多bug。”

雖然後來A站恢復訪問,叫做“A站後花園”的Mikufans也並沒有關停,依舊是每次A站宕機期用戶們的去處,因爲Mikufans早期的製作者和維護者實際上都是從A站出來的人,兩個站之間也還算比較友好,Mikufans也漸漸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。

更名bilibili後的崛起

徐逸很少出現在圈子以外的視野,知乎上有一些關於他的問題,在一條“如何評價bishi?”的問題下,“小鳥”評價說,“答案裏有人說他是成功的商人,我覺得並不止,bishi更加懂得側籠人心,更加懂得經營網站。比起同行一些高高在上的老總,bishi更加像一名革命家,起航者。”

如xilin未將A站賣給邊鋒的潘恩林和陳少傑時一樣,走向商業化之前,Mikufans也只是一個V家聚集者的社區。2009年中,bishi剛剛大學畢業,在一家金融軟件公司做策劃和程序,最開始的一年只有bishi自己兼職在做,另加幾個網友幫忙維護。一年多後,bishi辭職,而在2010年初,Mikufans也正式更名爲bilibili。

而隨後,也進入了A站與B站混戰的混亂歷史,2010年,A站某段時間突然出現大量的“噴子”以及更嚴重的“刷子”,在彈幕中爭吵、惡意刷屏等現象頻出,“最垃圾網站Acfun”的彈幕嚴重影響了用戶的觀看,而在這段時間,已經更名的B站在界面設計上也進行了改變,相比A站仍舊是文字鍊形式的網站,看上去和用上去都更爲友好,A站的部分用戶也就慢慢變成雙站投稿。

B站赴美上市:九年光陰 從A站後花園走向納斯達克

▲圖注:改名後的bilibili界面

這起刷子事件的後期,還出現了至今沒有定論的事件,曾經的刷屏語“最垃圾網站Acfun”變成了“大陸最好的網站bilibili”,再到後來,A站管理員出臺政策,莫談“b”事,B站也是如此。

B站赴美上市:九年光陰 從A站後花園走向納斯達克

▲圖注:2011年的B站

而更名、改界面,以及這場混亂的歷史,也意味着,B站從個人站,正逐漸走向商業化、大衆化的網站。

在混戰之前,A站的流量依舊碾壓B站,但到了2012年,B站已開始漸漸超過A站,並在2013年底完全超過A站。其中原因,一方面是A站內亂、幾經易手停滯不前,而另一方面,B站也逐步走上正軌,吸引了一衆UP主,註冊也從最初的限時註冊、節假日開放註冊、邀請碼註冊走向更面向大衆的開放註冊。

這期間,B站也開始吸引外部投資。早期,網站還主要依靠bishi個人資金發展,另外就是頁面上的廣告。但2011年、2012年左右,已經有很多投資方找上門來,至今擔任B站董事長的陳睿也是在這段時間以天使投資人的身份投資了B站。

陳睿後來回憶說,2011年聯繫上徐逸時,他正帶着其他三人擠在杭州一間租來的房子裏,連公司都還沒有註冊,網站收入主要來自搜索引擎的廣告幾萬塊錢的收入。

陳睿加入商業化走上正軌

2014年,在擔任聯合創始人的獵豹IPO後,陳睿也正式退出,加盟B站擔任董事長,B站也由此結束了過去的野蠻生長,走上了商業化正軌,而徐逸則作爲創始人持股退居二線。從B站此前公佈的招股書上看,陳睿是第一大股東,持股21.5%;創始人兼總裁徐逸持股13.1%;副董事長兼COO李旎持股3.7%。

“當時無論是做B站的人,還是我參與,都是個人興趣。我們一定要保持B站的小衆特色。我們自認爲走的是一條荒無人煙的道路,但是走着走着就發現了一座城市。”陳睿後來說。

新浪科技查詢發現,B站的主體公司上海幻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註冊於2013年5月,股東起初是徐逸和曹汐,並在2014年3月進行了股份變更,加入了韋倩和陳睿,2014年9月加入了李豐(此前擔任IDG資本合夥人),B站的資本化路徑也逐漸清晰。

從B站的招股書公佈的近三年的股份變化來看:

2015年1月,IDG資本,華人文化產業基金、啓明創投、華興資本等公司4420萬美元投資了B站;

2015年7月,再獲得1.614億美元的融資

2016年5月,獲得近2億美元融資;

2017年5月,獲得1.072億美元融資騰訊也在此輪投資之列。

另外,IDG資本透露,2014年,B站獲得IDG資本A輪獨家投資,IDG資本由此成爲B站最早的機構投資人,並在A+輪和B輪持續跟進。君聯資本告訴新浪科技,君聯資本於2015年、2016年和2017年三次投資B站,“我們投資B站的時候,公司還沒有太多考慮商業化。”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靳文戟介紹說。

陳睿加盟B站的同一年,B站也開啓了現在佔總收入比超80%的遊戲聯運和代理發行業務,逐漸推出《夢100》、《FGO》、《碧藍航線》多款遊戲。

某種意義上,B站作爲早期熱愛者的聚集地,面臨着因商業化、大衆化而被早期用戶拋棄、被指變質、初心不再的矛盾,陳睿加入後,也在這方面進行了平衡。

2014年9月,B站曾就用戶對廣告的接受情況調查,儘管多數用戶選擇可接受觀看15到30秒的廣告,B站董事長陳睿做出承諾:bilbili購買的正版新番,永遠不加視頻貼片廣告。“我希望我所有的朋友,都能在b站看沒有廣告的新番,而不用浪費若干15秒、30秒甚至75秒的人生。”

走向納斯達克

經過了近9年的發展,曾經的小衆文化也走向了大衆,走向資本市場。3月28日,陳睿在B站上傳了上市宣傳視頻,彈幕上留下了滿屏的“合影留念”,當日上市的直播,也被滿屏用戶的彈幕填滿。

B站赴美上市:九年光陰 從A站後花園走向納斯達克

▲B站上市直播彈幕截圖

根據此前公佈的招股書,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,嗶哩嗶哩的月度活躍用戶爲7180萬,用戶日均使用時長爲76.3分鐘。淨營收也從2015年的1.31億元到2016年的5.233億元,2017年陡增至24.684億元,雖然目前仍處於虧損階段,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的淨虧損分別爲3.735億元、9.115億元和1.838億元,基於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(Non-GAAP),淨虧損分別爲2.73億元、5.46億元、1.01億元,但2017年的虧損金額和虧損率已經大幅度下降。

走向資本市場,也意味着投資者需要尋找一個和B站對標的行業和公司,它到底屬於視頻網站、遊戲公司或者是一家社交平臺。

從財報數據上來看,爲B站營收帶來貢獻的是遊戲,2017年遊戲業務收入爲20.58億元,佔總收入的83.4%,相比2016年的3.42億元增長了超5倍。

從成本支出上來看,其主要開支也主要來自於遊戲業務,2017年B站收入分成成本9.26億元人民幣佔總成本48.3%,帶寬服務器成本4.69億元人民幣,佔總成本24.4%。與往往因內容和版權成本拖累盈利的傳統網站不同,B站該項成本僅爲2.62億元人民幣,佔總成本13.6%。

“很多人認爲bilibili是一個假的視頻平臺,是一個真的遊戲公司,這肯定是誤解。”在敲鐘前,陳睿在接受媒體採訪時,解釋說,B站商業化的思路和很多公司不太相同,實際上是基於用戶羣需求,提供給他們喜歡的娛樂消費。

陳睿表示,因此B站並不是一家遊戲公司。“典型的遊戲公司是手上拿着一款產品,用各種方法花錢找用戶,但我們是相反的,我們平臺上有一大羣用戶,他們喜歡玩遊戲,我們就在外面找遊戲提供給他們。bilibili的遊戲模式,就是解決平臺用戶需求模式。”

而目前,B站的商業化還處於初級階段,遊戲業務的商業化已經進行了兩三年,直播的商業化從去年才正式開始,廣告的商業化也會從今年開始增加一些。“遊戲業務前兩年的收入起初也很低,未來,遊戲仍然會是bilibili非常重要的收入組成部分,對於年輕用戶羣體來說,遊戲就是他們最普遍的娛樂消費,但直播、廣告、周邊銷售這些業務的模式增長速度會非常快,未來有可能其他的模式加起來的收入比重超過遊戲。”

“佛系創業者也能上市,上市之後不看股價就行了。上市這麼快的原因是,我想快點做完,安心回去幹活,所以我們流程推進得也比較快,也沒有什麼動靜,一個階段就做一個階段的事。bilibili未來可能需要一個更大的平臺、更強的槓桿、更高的品牌知名度做一些事情,就應該上市了。”陳睿說道。

蘋果今晨發了一款2388元的新iPad!低廉價格背後與舊款有何區別?

B站赴美上市:九年光陰 從A站後花園走向納斯達克

參考資料
14 hours ago … 新浪科技. 科技圈我最浪. 关注. 文|新浪科技谭宵寒. 2010年的元旦,acfun吧出现了
一篇很多年后被大家挖坟的帖子——《MIKUFANS会干掉AC娘吗?》——Mikufans,
正是昨晚赴美上市的主角bilibili(B站)的前身。 3月28日晚间,B站在美上市,整体募
资规模4.83亿美元,交易代码为“BILI”,但开盘遭到破发,开盘价为9.8 …
18 hours ago … 新浪科技谭宵寒2010年的元旦,acfun吧出现了一篇很多年后被大家挖坟的帖子——
《MIKUFANS会干掉AC娘吗?》——Mikufans,正是昨晚赴美上市的主角bilibili(B站)
的前身。3月28日晚间,B站在美上市,整体募资规模4.
2016年1月25日 … 喀納斯的美是震撼的。 青綠色的山林環繞,路旁淌流著自喀納斯湖留下的湖水,是碧
綠色的,像藍田玉般剔透,平靜的穿梭於山林間。遠方有些還未退去的雲霧,為喀納斯
更添一股神祕氣息。看著眼前的一切,我閉上眼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 好舒服阿!
新疆人稱喀納斯為「上帝留給自己的最後一片後花園」,這麼說一點也 …
01 神的后花园. 本游记介绍的是风光大片,让我们一起“艳遇”一个最美的喀纳斯吧。
继续新疆之旅,本期我们一起去神的后花园:喀纳斯。 有一个地方被称为“神的后花园
”,这个地方叫喀纳斯。 喀纳斯是蒙古语,意为“美丽富饶,神秘莫测”,位于布尔津县
境内的深山密林中,是新疆最有名气的风光地带之一。 喀纳斯湖以神秘的湖怪、变换
 …
2016年5月3日 … 如果你愛一個人,就送他去喀納斯,讓他得到生命中最幸福的沉醉如果你恨一個人,
就送他去喀納斯,讓那令人目眩的顏色燙傷他遙遠的記憶如果你正在戀愛,就和他
一起去喀納斯吧~ 一路上, 沿著山谷的起伏.
2010年5月13日 … 如果说喀纳斯是神的后花园,那么禾木就是神在后花园中为自己保留的一块自留地。
罕有人迹的雪山、冰湖、草原,历史悠久的图瓦村落, … 喀纳斯河上的小木桥,虽破旧
,可依然俯视着光阴缓缓逝过,体验着亘古不变的良晨美景,透过桥上的木头,可以看
到潺潺的流水。 登高望远,爬上河岸高坡,回头向村子望去,群山 …
2017年7月1日 … 當整個國家瀰漫著經濟衰退、薪資負成長、局勢動盪不安的氛圍時,席格蘭一家幸運
的買到三個神奇的黑色盒子――光陰之盒,他們決定躲進光陰之盒裡,直到局勢好轉
。但有一天,不知道什麼原因,席格蘭的盒子突然彈開;她踏出盒子,走出家門,發現
整個城鎮都荒廢了,路上沒有半個人,有些屋子閃著光陰之盒的 …
2017年9月25日 … 依山峦岭,清波泱泱。9月13日,以“博越•热爱”为主题的吉利博越四驱全国媒体试驾
活动在喀纳斯举行。与吉利博越一同在被誉为“神的后花园”的喀纳斯,探寻最神秘的
仙境,试驾四驱博越,感受极致巅峰的自然风光.

Related stories